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短篇小说  »  激晴尐說  »  办公室的无奈沉沦


可以说,办公室xing騒扰就像是一张令人紧张、恐惧的网,它时时刻刻笼罩着当今的职业女xing,小慧的遭遇就是
其中的佐证之一。当你为了生存,为了每月的房费、水电费,甚至为了孩子和父母的时候,你就不得不对某些领导
的xing騒扰忍气吞声,将泪水咽进肚子……而当你要扞卫自己的尊严,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你的「饭碗」就可能会
被领导以种种理由砸掉……阿慧,24岁。身着紫色套裙的她身材娇小玲珑,皮肤白皙,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双水汪
汪的大眼睛,既漂亮又秀气。小慧是广州某高校商务英语专业的毕业生。她的丈夫在从化,两个人有一个一岁大的
女儿。春节后她和丈夫一起来到广州找工作。


前几天,她到白云区百业招聘广场参加一个招聘会,应聘了上海一家百货公司广州办事处行政文员的职务。经
过当场面试,该公司的招聘负责人告诉她已通过面试,让她第二天到公司去试工。该公司承诺月薪1200元左右,补
贴另算。而丈夫也找了一份跑业务的工作,两个人开始憧憬起幸福的生活。


这天正式上班的时候,小慧穿了一套淡粉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粉
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玻璃丝袜,脚上一
双白色的高跟鞋。她早早来到位于白云区机场路附近的该公司等待跟总经理面。上午9 时许,她见到总经理张先生。
「张经理穿衬衫、打领带,待人彬彬有礼,一派大老板模样。」小慧心里想。可她没注意到张总看她时脸上总有一
丝yin慾,是个十足的大色魔。小慧上班时候不知为什么,穿裙子总是觉得哪里有些别扭,好象是光着身子的感觉。
粉色的套裙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翘起,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衬衣,更
显得一对ru房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xing感迷人的媚力。


张总看到小慧的这身打扮,浑身立刻就发热,眼前浮现出小慧赤 luoluo的撅着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yin毛、
粉红湿润的yin部、微微开启的yin唇,张总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体。在总经理办公室,张总详细问了她的专业
及家庭状况,其间张总还称自己要见一个客户,让小慧跟他一起作陪吃饭。吃饭的时候几杯酒下肚,小慧的脸上罩
上了一朵红云,更添了几丝妩媚。


中午12时左右,吃午饭后,小慧和张总回到公司继续自己的工作。因为吃饭时陪着喝了些酒,小慧的脑子晕晕
的。此时公司里的职员,除了小慧和总经理,都出去了。下午2 时许,张总突然从自己办公室出来,走到小慧的身
边,关切地问她累不累,要不要休息,还有意无意地勾她的手。在张总的执意要求下,她以为是要谈什么工作上的
事,就跟随张总来到公司另一头的一个房间。


进入房间后,张总就轻轻地把房门关上了。小慧一看,这个房间不大,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几张椅子,
屋内光线昏暗,床对面有一扇窗户,但被厚厚的蓝色窗帘遮盖住,屋内仅有床头开了一盏小灯。张总开始还是很有
礼貌地跟我说话,但过了一会儿他就过来拉小慧的手,拥抱小慧,说什么一见到小慧就喜欢上了她的话,要小慧做
她的情人,小慧非常害怕。虽然害怕,但为了稳定对方情绪,保护自己,小慧还是表现得非常冷静,她礼貌地拒绝
了。张总忽然要吻她,她本能地躲闪着。,张总看着美丽的少妇迷离的双眼,根本不顾她说什么,一把将小慧扑倒
在地。小慧拚命的推着张总,可是张总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厚厚的嘴唇在她脸上嘴上胡乱的吻着,小
慧站在地上乱跳,大声地喊,拚命的挣扎着。


张总一米八的大个子压在了小慧身上,并将手伸进她的白色套裙下,在小慧两腿之间滑动着。……今天小慧正
好没有穿长筒丝袜,肌肤直接被侵犯,小慧只好强忍着自己去挣脱这只可恶的手。这时张总的手已经向上伸至小慧
的大腿根处轻轻抚摸起来,肥大的手指不时碰触在小慧的下yin处。一阵阵淡淡的刺激感不由的自小慧的双腿间产生,
传入小慧的大脑。


张总的手一边搂着小慧的腰,一边抓住小慧内裤的带子往下拉着小慧的内裤。


小慧手握着张总的手不让他拉,可是内裤还是被拉下了少许,圆翘的屁股都快露出来了,「张总,求求你了,
不要这样,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小慧拼命的拽着自己的内裤,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看着小慧杏眼里的泪光,感受着美丽少妇柔软的ru房紧紧贴在身上的感觉,张总更是无法自我控制、自动控制,
手已经从两人紧贴的下腹伸进了小慧的双腿之间,摸到了小慧温软湿润的yin唇,小慧双腿紧紧地夹起来,弹xing十足
的双腿夹着张总的手,让张总感觉更是xing感无比,誘惑得他的yin茎已经是快发she了的感觉。


小慧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拼命的反抗,只希望张总的侵犯快一点停止。


然而经理的手没有一点停止的迹象,手指隔着内裤摸起小慧的下体来。小慧突然不知道当时怎么来那么大的力
气。她一次又一次从张总的身下逃脱,从地上到床上,当张总再一次将她按倒在床时,她终于顺手将脚上的高跟鞋
脱掉,打在张总的左脑上,鲜血当即流了下来。张总终于不再纠缠小慧,此时已是下午4 时。她趁机跑出了房门。


赤着脚的小慧准备马上离开公司。谁知此时张总居然过来拉着小慧的手,并将鞋子还给小慧,不停的道歉。他
说他是君子,刚才喝多了些酒犯了糊度,以后再也不会再动小慧。小慧是个单纯的女人,回家后晚上3 次接到张总
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不停道歉,还允诺等小慧一月试用期满后马上给她加工资,让她好好干,不要介意。


小慧心软了,她丈夫问她怎么回事,她并没有告诉她丈夫自己被老板騒扰的事。


接下来的一周,张总果然变的正人君子,纯粹的工作关系,小慧渐渐放心了。殊不知张总色心不死,已决意要
干到着这迷人少妇,只是在等待时机。


这天临近下班时,张总拿了份文件要小慧赶工。小慧虽然不情愿,但还是默默接受了。只有提前给丈夫打个电
话,说自己晚回去会,让丈夫不要担心。


厚厚的文件足足打了二个多小时才打完,小慧一看表都八点多了,公司可能也就自己一个人了吧。


正当小慧伸伸懒腰,准备从座位上起身回家时,门开了,张总突然闪了进来。小慧吓了一跳,问:张总这么晚
了怎么没回去?张总说:我早回过一趟家了,可想小慧着还在这里,我也没心思在家呆着,就溜出来了。小慧,我
心里真是惦念你啊,你又不是黄花闺女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不要假正经了,来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反锁了门。小慧往后退了几步,警告他说:你……你不要再过来。我要喊人了……张总嬉
皮笑脸地说:你喊吧,满楼就我们两人,门卫都让我打发出去了,你看谁会来啊,恩。


小慧顿时全身冰凉。她霍地站起身来,惊恐写在她的脸上,但小慧告诫自己要冷静,这样的情况喊破嗓子也不
会有人来救自己的。小慧说:张总,你又喝多了吧,这样吧,改天我和老公一定备下好酒,请您……但小慧话音未
落,张总就冲上来一把将她抱住,往旁边的沙发上拖。小慧一边喊一边挣扎,脚上的高跟鞋早就不知踢到哪里去了,
身后的拉链也被他趁势拉开了。小慧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手握着张总的手不让他拉,可是内裤还是被拉下了屁
股,半个雪白的屁股露了出来,「张总,求求你了,不要这样,这是我公司啊,被别人看见怎么办啊?求求你了,
放过我吧!小慧越是挣扎,身上的裙子就越往下滑。终于只剩下那套蕾丝内衣了。


「不要啊,你放手……」小慧两滴泪水从脸颊滑落,她的内裤在屁股下卷着,两只小脚都已经踮起了脚尖。


『小慧,你的胸部真好看,从上面往下看,有道很深的ru沟,我见了不少女人,可很少见到这么漂亮的ru沟,
我想,完整的两个ru房会更漂亮。张总说着,一只手就往小慧胸口摸过来。


说话的时间,张总一张臭嘴眼看就凑上来了。小慧一闪,张总个子很高,动作更灵活,说话间,已把小慧按在
沙发上,那双手径直朝小慧大腿根部摸索过去。小慧的嘴被张总的嘴封住了,想叫也叫不出来,只有发出‘呜呜『
的哀鸣。张总吻得温暖,湿润,意乱情迷。


张总一用力,小慧的蕾丝内衣‘啪啪『就被剥掉了,露出了还戴着粉色胸罩的那对自己引已为豪的ru房。而她
就被张总牢牢压在沙发上,两只手臂被反压在身后,动弹不得。那沙发真是柔软,要不是那样的情形,小慧到真愿
意在那上面舒舒服服地赖上一个下午。可此时小慧的全身正起着ji皮疙瘩,不住颤抖,嗓子眼也喊得撕裂般地疼。
再舒服的沙发都像是地狱里的刑台,而自己就是那赤身luo体即将被千刀万剐的怨鬼。小慧怕极了。小慧想起了上次
用过的高跟鞋,可它们现在不知被摔到哪了。


「不要……‘,小慧发出了一声歇嘶厉底的喊叫。」小乖乖,别喊,这个房间隔音的,别怕,我很棒的,你就
享受吧。张总一边说,一边使劲地将那无肩带的胸罩往下扯,露出了小慧的半个ru房。小慧娇羞愤怒地看着张总惊
呆的眼神。是的,他是会惊呆的。小慧知道自己的ru房发育得很好,浑圆饱满的圆锥形,在公共浴室里,别的女人
都会忍不住多看自己几眼,有几次她们还尖叫着说,如果她们是男人,都会想要我的。小慧常想,我嬡的老公一定
会更对它嬡不释手。


可是这会儿,小慧的漂亮的ru房被这个龌龊的男人含在了嘴里吸着舔着。小慧泪流满面。「老公,原谅悽子。」
小慧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哇,真漂亮呀,ru头还是粉红色的,没想到你里面和外面一样的迷人啊!呵呵!」


张总将小慧的内裤往下褪,气喘得越来越粗。这时,小慧上衣的扣子全部打开,露出了整个胸部,而底下两腿
被迫分开,裙子也被拉在了腹部上,露出了整个外yin。小慧想,如果老公知道她这个样子在别的男人面前,他会怎
么样呢?小慧眼前出现了老公愤怒和悲伤的脸。


张总的手从小慧腰后伸了过来,强迫着将小慧的身体翻了过来,于是变成小慧趴在沙发上的样子。小慧听到后
面抖抖索索地拉开了裤子拉链的声音,小慧感觉到张总在掏那玩意儿了。小慧几乎虚脱了,大脑一片空白,眼前发
黑……小慧勉力的用手支撑起她的上半身,软弱得道:「不要啊……张总,我是有老公的人,……您就放过我吧,
不然……我会报警的。」张总一边压着小慧柔软的屁股,一边看着小慧丝袜的蕾丝花边上那圆润屁股中间两瓣湿漉
漉的rou缝。「嘿嘿,放了你,你看看我这里,硬梆梆的怎么办?报警?……如果你尝到我的厉害……一定会舍不得
报警的!」


小慧回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张总上身穿了件白衬衣,下身赤 luo着,那地方那家伙正雄赳赳的直直挺
立着,又粗又长,上面还布满粗粗的青筋,还有那家伙的头部,竟有她的半个拳头那么大。天啊,这要是真的让他
cha进她底下,那她能承受得了吗?


如果这里有张镜子的话,小慧想她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此时小慧感觉自己就象一只落入虎口的小兔子,身子
无助的发抖着。


张总yin笑着将小慧的两片tunrou掰开,小慧鲜嫩的私处又一次暴露在他的面前。


「啊……」小慧不由的惊叫了一声,慌忙爬坐起来,用手遮住她的私处。小慧想合上她的双腿,可是张总已然
挤进自己两腿中间,根本合不住。


张总色迷迷的站着,蛮有趣的看着小慧的表现,说道:「你就乖乖的让我干一下,我就放你走」他故意把「干」
字咬的很重,听的小慧不禁一颤。这可恶的色鬼。


张总伏下身去,捉住小慧的一双玉腕压在沙发上,故意将直挺挺的家伙在小慧的面前晃来晃去。「你滚开……
放开我!」小慧用手抗拒着张总,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抗拒得多么无力。「小慧不敢去想不敢去看,紧紧闭着双眼侧
脸躲避着。


张总看着身下这迷人少妇的娇羞媚态,一边狂摸乱揉胡亲乱舔挑逗着她的qing yu;一边秽言秽语打击着小慧的羞
耻心」宝贝,你这么xing感,我一天玩八遍也玩不够。「张总色迷迷的说话声之后,传出一阵嘴唇的吮吸声和小慧淡
淡的喘息声。」嗯「」嗯「」嗯「,呻吟越来越大,张总用嘴吮吸小慧的嘴唇,沉浸在春潮中的小慧不由的张开嘴
将自己的舌头顶了出去,两个人的舌头立即纠缠在一起了,到后来,张总干脆将小慧的舌头吸进他的嘴里用牙紧紧
的咬住,舌头在他的嘴里被肆意的玩弄着,而小慧却无法呼吸了,窒息产生更加强烈的kuai gan将小慧瞬时推上巅狂的
高峰,一股强烈的震颤在小慧的身体里蔓延。


张总吸够了小慧的香舌,手也不闲着。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ru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
了粉红的小ru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慧ru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小慧
全身,小慧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ru头渐渐翘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放了我…「小慧的头无力地晃动着。张总一边吮吸着ru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ru
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yin毛,手就摸在了小慧娇嫩的rou唇上,两片rou缝此时微微敞开着,张总
手分开rou唇,按在娇嫩的rou缝上搓弄着。


」啊……不要…住手…啊……「小慧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怎么样,小騒货,我比你老公强多了吧,愿不愿意让我干?恩?愿不愿意让我做你老公,恩?」张总一面摸
弄小慧的下身一面继续在小慧耳边说着yin秽的话。


」啊……「小慧听到」老公「这两个词,猛的尖叫一声,一下子把张总从身下推了下来,张总防不胜防,本以
为这娇小少妇已被征服,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下。一下被推到在地上。


小慧拉开门就想跑出去,可突然发现浑身上下就剩个裙子还撩在腰间。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张总已爬起来,
拦腰抱住她甩在沙发上,然后牢牢压住。张总想不到这漂亮女人竟有这样的定力,生怕再象上次一样煮熟的鸭子再
让飞跑了。当下立马决定先干进去在说。只要男人先干进去,任你再贞烈的女人也只有在男人身下哼哼的份。于是
张总将小慧的两腿拉开,把两条大腿压到小慧胸前,用手把着粗大的yin茎顶到小慧了柔软娇嫩的rou缝上。


小慧闭上了眼睛,她感觉到了张总抵在自己私处的rou根好烫,它象是在侵食着自己的rou泬,小慧知道它一旦分
开rou唇进入到自己的身体,这对于自己将意味着什么。可自己却是无能为力,小慧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拒绝它
了,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落下。


」小騒货,还跑。看老子干的你离也离不开!「张总的大rou 棍在rou缝上磨了磨使劲一挺,」噗滋……「一声gui
头进去半截。


」不……啊……『小慧也低吟了一声,两手紧抓沙发的靠垫,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哦——」张总长长的舒
了一口气,从小慧的yin道传来他yin茎进入时的温软滑腻的舒爽。


张总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接着开始抽动了起来。阿慧咬着嘴唇不叫出声,手紧紧抵在沙发上,不让ru房
随着张总的抽cha而晃动。张总用力的抽cha起来,身体的撞击和yin茎对宫颈侵蚀袭来xiao hun的kuai gan,他更加疯狂更加用
力,kuai gan渐渐侵蚀了小慧的身体,她终于忍不住随着男人的冲击有节奏的下呻吟起来:「啊——啊,啊——」


张总用他那长长的yin茎故意慢慢的,但是很用力很用力的撞击着小慧的身体。每一次撞击都会使小慧心里无比
的痴狂,小慧的腿屈辱的张开着,任那根坚硬的yin茎在自己的身体里肆意冲撞。


她的双手紧抓沙发垫,双腿已不由自主地开始耸动,拌着动人的呻吟。


随着张总快速的抽送,两人的rou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小慧下身
的yin水渐渐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哦噢『张总的抽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小慧的tun部也随着他剧烈抽动发出身体碰撞的声音,他知道小慧
的抵挡跟本就是虚弱无力的。小慧被他cha的下面发涨,两只ru房在眼前不停晃荡着的,ru头胀的好红好硬。


小慧咬住嘴唇,生怕也会忍不住像他那样呻吟出声,那样的话自己真的无法面对自己和老公了。张总决意彻底
征服胯下的人悽,粗圆的腰部突然猛的一用力顶了进去,小慧的整个身子被推迟到沙发里面,「啊——」小慧的泪
水夺眶而出,既是疼痛更是伤心,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在张总的眼里只不过是女支女和婊子,是没有尊严可言的。


张总低下头来看着小慧说:「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干吧,听我们zuo ai的声音,是不是很爽啊?」小慧难以面对如
此赤 luoluo的话语,羞辱的将头扭向了一边。


可是,屈辱使做为人悽的小慧却必须要忍住,不能让张总看出自己此时已有了kuai gan,自己绝不能在这个男人面
前表现出,作为女人作为人悽生理上的脆弱!这时,小慧感觉到身体里的yin茎开始慢慢抽动了,缓缓的抽出去又慢
慢顶进来。


kuai gan愈来愈强烈,小慧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渐渐知道自己终究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一阵阵酥麻的kuai gan在
吞噬着小慧的身体,那样的感觉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别的男人给自己难以压抑的xing奋和kuai gan。


小慧羞耻的听到了自己下身交合传来了水响的声音,她已经无法再掩饰了,自己的身体在渐渐表明,自己已被
别的男人彻底的占有了!小慧雪嫩的身子此时正仰躺着,修长的两腿叉开在身体两侧屈起着,张总微微发胖的身子
整个压在小慧的身上正在起伏着,双手叉在小慧的头两侧,小慧的双手微微的托着张总的腰两侧,彷佛是怕张总太
用力她会受不了。


张总的屁股在小慧叉开的双腿间伴随着水渍的声音不停地起伏,透过张总的身体能看见小慧黑黑的长发在来回
地摆动,看不见小慧娇柔的面孔是怎样的一种rou紧的样子。就在这时张总慢慢的他抽出了那根yin具,小慧不知道也
不想知道被他的女干yin何时才能结束。


小慧看见灯光下他黑黑的yin茎上面湿漉漉的,她知道那是自己的身体里面分泌出的体夜,是能让他和自己交合
和出买自己的体夜。


张总抱住小慧将她拽的坐立起来,小慧坐在他的大腿上面被他赤 luoluo搂在怀里。


小慧和他赤身相对的坐立xing交让小慧无所适从,小慧没有想到还有这样一种令女xing如此害羞的xing交体位,无地
自容的垂下了头,张总得意的露出了一丝yin笑,张开双臂,从后面揽住小慧的脊背,再次把小慧的搂在怀里。


他的双手滑向了小慧的tun部,抓住了她的屁股,向上一托,同时他的大腿向里一收,一股向上的力量将小慧的
身子弹了起来,小慧吃惊的叫了一声,身体却又落下,自己又重新坐到了他那根粗壮的yin茎上了,而就这样子已完
成了两人xing具的一次磨擦,跟着第二次,第三次……小慧的身体完全被动的在他的大腿上面起起落落,继续承受着
他对小慧的玩弄。


张总两只有力的手臂不住的托着小慧的双tun抬起放下,加上强烈的视觉刺激,小慧无比沉迷的靠在他肩头「嗯」
「嗯」的哼叫着,两人胸部的接触更让张总兴奋难耐。他再次热烈的将唇吻在小慧的唇上面。小慧微一挣扎,柔软
的嘴唇就被张总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张总的嘴里。


「呱唧呱唧」接吻声,「咕唧……咕唧……」小慧的下身水越来越多,yin道又很紧,张总一开始抽cha就发出「
滋滋」的yin水声音。张总的yin茎几乎每下都cha到了小慧yin道最深处,每一cha,小慧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
呻吟一声。两人的yin声浪语声音不绝于耳。小慧气喘吁吁爬在张总的肩膀上,迷朦沉醉的眼神忽然不经意间扫到办
公室墙壁间的一面玻璃窗。天哪,一个皮肤雪白的长发女人正搂着一个粗壮男人的肩膀,在男人的怀里狠命的耸动
着。那一双修长的大腿紧紧盘着男人的粗腰,满头的长发随着男人的耸动飘摆着……小慧怀疑这真的是自己吗?


眼前的一切恍然如在梦中,想到现在却被丈夫之外的另一个男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xing交,而且还是被迫的,
眼泪不经从眼角流了下来。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结束这场屈辱,保留女人的最后一点自尊。


「受不了了吧?騒货……恩?」张总双手扶住了小慧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顶,「咕唧」一声再次连根cha入,小
慧腰一弯,「啊……」轻叫了一声,重新伏在了张总胸前……张总一下cha进去,手伸到小慧胸前一边把玩着小慧的
ru房,一边加紧抽送。小慧垂着头,搂着的脖子,跟着耸动着。「嗯……嗯……嗯……」小慧轻声的哼着。张总抽
送的速度越来越快,小慧的下身也越来越湿,水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


她的下体开始震颤,抽搐,紧握。张总在她的震颤、抽搐、紧握中,感到难以言喻的美妙快乐。


「啊……啊……啊啊啊……啊……」小慧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短促的轻叫,头不停的向上仰着,屁股也用力往
下套着。


小慧的呻吟一阵紧似一阵,一浪高过一浪。她抱着张总的身体,用两只手抓住了张总的大后背,用力抓紧,仿
佛那快要破碎震裂的心,在这紧抓中,能得到一点拯救。


她感自己的身体像要膨胀爆炸一般,要炸成一小块一小块碎片乱飞。她的心,她的灵魂,像要飞出躯体和大脑,
带着身体一起飞升、飘离。


小慧的紧抓,让张总在极度的愉悦、美好中,感受到一点疼痛,但这点痛,更刺激了他雄xing的力量。他看到小
慧扭曲的身体,有点变形的脸。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他的力量,让她得到极致的兴奋刺激,而变成这样的。


他此时像一匹猎豹,矫健,强劲有力,快速,勇猛,不知疲倦地奔腾,冲击……「…啊…不行了……」张总终
于紧紧的顶在小慧屁股后,把一股股的浓精she进了小慧的身体里。「啊——不——」小慧也发出一声哀鸣,终于让
别的男人she入了——张总缓缓地拔出yin茎,一股ru白色的jing ye从小慧微微敞开的yin唇中间缓缓地流出来……小慧浑
身软软的靠在沙发上,拖着疲倦的身子流着泪回到家中


上一篇:没想到我的服务员这么騒 下一篇:嬡上仇人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