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短篇小说  »  激晴尐說  »  主动奉献的女职员


小雄撒着尿正在舒畅时,王副总的秘书小桃探头进来,刚好看到小雄还没收进去的rou棒。她哇的一声:「对不
起!」退了出去。


「你上男洗手间干什么?」


「不好意思,少爷,女洗手间坏了两个位子,另一个有人了!」小桃依在门上说。


「什么时候的事?没找段主任吗?」


「今天中午坏的,还没来得及休!」小桃说,「少爷……你的家伙真不小啊!难怪有那么多的风流事。」


看她刚才看小雄ji巴的神态,就知道也是个荡妇。小雄问:「大吗?要不要试试?」


「好啊!」在这些女人眼里,能被老总kao一下是无上的光荣,二十八岁的已经结婚两年的小桃马上进来将门关
好。


主动勾住小雄的脖子亲吻起来,小雄的舌头立刻就伸进她的嘴内挑逗她的香舌,双手也大胆的完全伸入短裤内,
大力的搓揉两片细致的tunrou……小桃被吻的春心荡漾,不停的在小雄身上蠕动,香舌也配合的跟小雄缠绵起来,胸
前两团软rou磨的小雄心痒难耐……吻了一阵之后,他们稍微分开一点,但小雄手上还是摸着她的小屁股,她脸红红
的趴在小雄胸前喘气,小雄低声问她:「小騒货,穿丁字裤ㄚ……」


哇!好家伙,果然是一条两边都是细带子的淡紫色丁字裤,前面没有任何花纹,而是完全透明的薄纱,而且小
小的没办法完全覆盖住她的yin毛裤头还露出一小片呢,而再下面一点的yin唇也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还隐约看见小
泬已泛滥成灾,yin光闪闪……「人家天天穿这个,就是希望有一天少爷能发现我啊,kao我时候方便啊!」小桃yin荡
的说。


小雄兴奋的说:「你真騒,穿着这种内裤是想让我来kao你?湿答答了耶……」说完小雄就蹲在地上隔着内裤舔
上她的yin唇,鼻子则顶在她的花丛里闻着阵阵的芳香。


小桃整个身体颤了一下,双手抓着小雄的头说:「哎哟!你怎么舔那里唷……从来没有人舔过那里……啊……
好刺激喔……好痒喔……不要、不要啦……」


小桃嘴里说不要可手却一直按着小雄的头,yin户也一直往上抬,双脚也自动开的更开还把一只脚跨在小雄肩上
……「还有更刺激的!」小雄说完把她的丁字裤拨到一边,贴着rou的舔着可嬡的小花瓣,然后找到早已挺起的小rou
芽,不停用舌头在rou芽上划圈。


这时小桃低声说:「不行啦……喔……好刺激喔……我不行了啦……你好坏喔……要到了啦……啊……」接着
小桃身体一抖,双手大力的抱着小雄的头,yin户一股yin精狂泄。


这騒货还真容易高 chao,喷的小雄满嘴满脸都是,小雄站起来对小桃说:「哇……你喷的还真多,快帮我舔乾净!」


小桃于是放荡的双手环着小雄的脖子,轻轻的亲着小雄的唇把小雄嘴上的yin水都吸掉,接着用小舌头把小雄脸
上剩余的yin水都舔乾净,舔完后,小雄问她:「好吃吗?舒服吗?」


小桃脸红的说:「讨厌……叫人家吃自己的东西,人家从没吃过……少爷……你的舌头好厉害喔……我从来没
被舔过那里,原来这么舒服……」


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然后躲在小雄胸口,小雄一边搓着她的屁股,一边说:「这样就舒服呀,那等下你
不就会爽死掉!」


她一听,疑惑的看着小雄:「等一下?什么等一下啊?」


小雄女干笑了两声把她身体转成背向自己,趴在门板上,将她的丁字裤扯下一脚,然后将自己的裤子连内裤一起
脱掉,露出已经蓄势待发的大ji巴顶在她的yin唇上,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现在才是重头戏呢!」


小桃然知道小雄要干什么,假意推脱说:「不行啦,我们进来太久了啦,要赶快出去啦,要不然被发现就完了。」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屁股还是缓缓的摇着,用她的yin唇摩擦着小雄的gui头,小雄不理会她的话,虽然小雄也很怕
有人突然进来,但眼前的美rou比较重要,箭都已经在弦上了,岂有不发的道理,于是小雄将gui头沾了沾她的yin水缓
缓的挤进她已湿淋淋的小屄里。


当gui头刚挤进屄口时,小桃张大嘴巴惊呼:「啊……好大喔……慢点……太大了会痛……」于是小雄放慢速度,
先抽出一点再进去,这样来回几次终于完全cha到底了,但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喔……好爽喔……又暖又湿还很紧!」小雄没有立刻抽送,小声问她:「还会痛吗?」


小桃:「嗯……不了……但是很胀……你的好大喔……」


小雄一边缓缓的抽动一边问说:「很大吗?喜欢吗?你老公很小吗?」


小桃习惯了小雄的粗大,渐渐有了美感,一边轻声的呻吟一边回答小雄:「没你的大,你的又粗又大!」


小雄一听大为得意,心想:哈哈,我的ji巴自认打遍天下无敌手,用过的都说赞呢!你那个软脚虾老公怎么比
的上我呢!小雄得意的想着,跨下的rou棒渐渐的加快速度和力道,把郁小桃的哀哀叫:「啊…啊…然……好舒服喔
……怎么会这么舒服唷……啊……啊……原来大得真的比较好……啊……」


小雄看着小桃因为弯着腰弓起的背,心想:上半身还没玩,于是小雄双手伸到她胸前的nai zi上大力的搓揉起来,
哇……还真不赖,饱满又柔软,于是小雄把刚刚她身上一直没脱的T 桖往上拉到nai zi上方,从背后解开她淡紫色的
胸罩,两粒nai zi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因为小桃是弯着腰的,所以两粒nai zi就显得更大了,小雄一手握着一粒大奶,
一边加快速度,还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cha进去了,似乎突破了第二层,顶入了她的子宫颈,一边对她说:「小桃,
你的nai zi也不小啊,有C 吧,你一定是常被你老公摸才会这么大吧!你这么騒,你老公一定常常kao你吧!」


小桃感到小雄更深入了马上叫出声:「啊……谁说的……人家才B而已……啊……好深喔……怎么你刚刚没完
全cha进来啊……我……第一次…被…cha的这么…深…喔……我不行了……喔……要到了……啊……」话一说完小桃
就高 chao了,身体不停的抖,阵阵yin水狂喷,喷的小雄yin毛和小腹都湿了,心想这騒货的yin水还真多……小雄停下动
作让小桃喘口气,小桃一边喘着气一边回过头对小雄说:「好舒服喔,然……你好棒喔,我跟我老公做的时候最多
才一次,你刚刚已经让我泄了两次耶,而且我们都很久才做一次,因为他太忙了,一个月才干两三次。」


小雄笑说:「嘿嘿,这样就满足啦,我可还没结束……」


说完就抽出ji巴,把小桃转成正面先从腿弯处抬起她的左脚,把ji巴狠狠的一cha到底,然后再把她的右脚依样
从腿弯处抬起来,然后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抱着她快速的干着她的xiao xue……小桃没试过这样干,说:「啊……你要
干嘛……啊…啊…啊…啊」这个姿势完全由小雄主动,小桃只有挨kao的份,被小雄kao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
「的哼着。


接着小雄马上风驰电击的猛干起来,因为时间有限,小桃也忍不住的叫出声:」啊……啊……好快喔……好爽
喔……不行了又要泄了……啊……你好猛喔……啊……啊……啊……「小桃第三次高 chao又到了,这次xiao xue收缩的比
前两次都还要激烈,一缩一缩的咬着小雄的ji巴,终于小雄也快忍不住了,」小桃……要she了……我要she了,要she
在哪里?」小桃:」别she在里面,我今天是危险期!「」那she在你嘴里好了!「不等她回答小雄就将她放下来,将
湿淋淋的ji巴cha进她的小嘴,双手抱着她的头抽送起来,小桃也乖巧的吸吮着小雄的ji巴,小巧的舌头还绕着小雄
的gui头舔,乖乖!没想到小桃的口技也不错,下次要叫她好好的含一含,不到几秒小雄将一股浓精she到小桃的嘴里,
因为量太多了,怕会溢出来弄脏衣服,小桃只好乖乖的吞进喉咙里,然后还不停的吸,把小雄的精华都吸的一滴不
剩。


」喔……真是太爽了!小騒货,你的小嘴真不错!「小桃用嘴将小雄ji巴清理乾净,然后抬头看着小雄说:」
你的……ji巴真的好大喔……我还含不到一半……「小雄将小桃拉起来亲了她一下说:」小亲亲,这次先这样,下
次再给你更爽的!「听到还有下次,小桃欣喜的打了小雄一下说:」讨厌!好色的老板!「他们赶快整理了一下衣
服出去,在外面碰到企划部的阿信,她用暧昧的眼神看着小雄与小桃说:」生小孩喔!上个厕所上那么久?」小雄
尴尬的边离开边说:」没有啦!肚子不舒服。「小雄急速的离开时,阿信对小桃说:」你个騒货,叫了太大声了。
还好没人来!「过了一会儿就开始有人退场了,小桃的姐姐30岁的企划部新任部长大桃直接坐在小雄身边,小雄和
她打招呼,这时阿信端一杯咖啡过来放着,然后笑着说:」情圣少爷!喝杯咖啡提提神吧!不然太累了,有人会心
疼的。「说完就摇着屁股离开。


大桃一看,哈哈大笑的对小雄说:」少爷啊,你惨了!谁叫你刚才在厕所将我妹妹干的那么爽,而害阿信在外
面听的要死。别说她要,我也要试试。小桃说你好棒,这辈子她没那么爽过。真的吗?」小雄正支支吾吾的不晓得
怎么回答时,小桃刚好过来帮小雄说:」别欺负少爷了!不然待会你们被他干的爽死了,不要喊救命喔!「说完就
到那边与阿信笑闹着。


这时大桃又说:」少爷,反正你也不会跳舞,我们去唱歌吧!「小雄想想说:」你们可不许大嘴巴到处乱讲的!
「」放心吧!我们还没傻到那个份上!「四个人就偷偷溜出了公司,高高兴兴的唱歌去。


大桃长发,戴着近视镜,才思敏捷,在公司作了五年,为企划部立下了汗马功劳,小雄上任后,原来的企划部
部长跳槽后,才把她提上来,自然对小雄时分感谢,成为小雄的心腹干将。丈夫是个军人,始终让她随军,她都没
有答应,夫悽俩闹得很不愉快。


小桃,在副总秘书这个位置上干了三年了,总想挪挪地方。


阿信,是小桃的同学,是大桃引进公司的,在公司干了快三年了。


她们三个在公司的关系最好,阿信是三个人中最漂亮的一个,长的很象歌星祖海。


四个人在中玉酒店开了个房间,边唱边喝酒。


小桃喝到躺在小雄怀里,小雄的手当然就不安分的挑逗她。这时阿信正与大桃在合唱,小桃就趁机拉小雄进卫
生间。


」你是不是有厕所kao屄瘾啊?」小雄调笑她。然后与她热烈的亲吻起来。接着小雄拉下她的内裤,蹲下来舔她
的浪屄。经过小雄的舔、吸、cha、小桃爽死了。


」哥……好舒服喔……喔……人家要飞上天了……喔……喔……受不了我出了……喔……喔……「才舔几下,
小桃就高 chao了。小雄回头一看,哇!门没关好,被看光了。


这时外面的情景更让小雄吓一跳。大桃将阿信压着,两人也热吻着。只见大桃白净净的屁股对着小雄摇摆着。


小雄忍不住了,走出卫生间,抱住大桃的肥tun抚摸起来。接着小雄也将她的内裤拉下来,掏出ji巴,用力的cha
进她那yin水泛滥的yin屄里。


」喔!……好大……好粗……少爷……用力点……里面痒死了……喔……喔……「大桃呻吟着。


小雄挺起ji巴狠狠的抽cha。而大桃亦配合着小雄努力的摇摆。


」啊……啊……轻一点……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哟……真好……啊呀……轻……哦……好好
……我……啊……来了……来了……「她yin水不断的喷出,yin道阵阵紧缩,浑身颤抖不停,达到了高 chao。


」好深……好深……kao死人了……好……啊……啊……「她越来越声音越高,回荡在房间当中,也不理是不是
会传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lang 叫。


」啊……少爷……我的老公……cha妹妹……妹妹好……舒服……好……爽……啊……啊……我又……完了……
啊……啊……「她不晓得是泄了第几次,」噗!噗!「的浪水又冲出屄来,小雄的下身也被她喷得一片狼籍,ji巴
cha在屄里头,觉得越包越紧,ji巴深cha的时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弹得非常舒服,于是更努力的cha进抽出,两手
按住肥tun,腰杆直送,刺得大桃又是」老公、亲哥「的满口胡乱叫春。


这时小雄看到仍压在下面的阿信,看到她的美唇,小雄毫不犹疑地亲下去了。这时小雄ji巴cha着大桃的肥屄,
嘴巴却与阿信热吻着,真是好爽啊!


忽然小雄发觉gui头暴胀,每一抽cha屄rou滑过gui头的感觉都十分受用,知道来到she精的关头,急忙拨翻开大桃的
屁股,让ji巴cha的更深,又送了几十下之后,终于忍受不住,赶快抵紧花心,叫道:」大桃……要she了……she了…
…「一下子jing ye全喷进大桃子宫之中,大桃承受了热烫的阳精,美得直哆嗦,」啊……!「的一声长叫,忍不住跟
着又泄了一次。


小雄无力的趴到大桃背上,但嘴巴仍亲着阿信。三人满身大汗,酣畅无比,都不停的喘气。过了好一会儿,才
坐起身来。


」少爷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你舒服吗?」这时小桃也从卫生间出来了,她对着大桃说:」姐!怎样?不错
吧!「这时大桃接到家里的电话,有事先离开。


这时就剩小雄与小桃阿信三人,小桃说:」少爷,到我家去吧!这里包房过夜被人看到,对你不好!「」你老
公呢?」」他去北京了!「于是小雄开车带着小桃、阿信到了小桃的家。


」你们俩坐啊!我去煮点粥!「客厅里就剩小雄和阿信,看着阿信那美丽的脸孔,小雄忍不住又与她热吻起来
了。


当然小雄的双手亦不安分的抚摸她的全身。突然阿信推开小雄,喘息着说」少爷……我……我要……「接着就
拉小雄进了卧室。


一上床小雄便放胆的解开她的腰带,褪下牛仔裤,看见阿信内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蓝三角裤,丝质的布面有着明
显的湿渍,小雄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yin水早泛滥成灾。


小雄嘴上没停止对双ru的吸吮舔弄,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精光,再除掉阿信仅存的那条小内
裤,两人便赤 luoluo的相拥在一起。


阿信鼻中嗅着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已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着呓语:」唔……嗯……啊呀
……「小雄接着抬高她的腿,用力的将ji巴cha进去。


」好痛啊!一点也不心疼我,好痛啊……「阿信紧皱着眉头,惊呼了一下。


小雄很抱歉,」对不起……我怎么会不疼你,真的,马上就好了,小亲亲。「」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
「小雄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唇,阿信自动的用小舌回应小雄,俩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缠在一
起。


不知道甚么时候开始,大ji巴慢慢地在轻轻抽送,阿信已经没了痛苦,反倒美了起来,脸上又浮现舒服的表情。


」哥哥……哦……哦……「小雄逐渐加快抽cha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


」哎呀……好舒服……天呐……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里去了……啊……啊……哥
啊……「又cha几下,小雄再也无法温柔下去,运起大ji巴,狠抽猛cha起来,回回尽底。阿信被cha得高呼低唤,浪水
四溅,一波波的kuai gan袭上心头,承受不了大ji巴的进攻,花心猛抖,终于被推上了最高峰。


」啊……啊……天哪……这……这是怎么……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哥…
…哥啊……抱紧妹……妹……啊……好……好美啊……啊……啊……「小雄从gui头顶端感觉阿信小屄儿花心阵阵发
颤,騒水不停的冲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她已经登上了这辈子第一次的高 chao。她跟她老公从没高 chao过,真
可怜!


小雄停下动作,ji巴仍然继续泡在小屄里头,轻咬吻着阿信的耳垂,问:」姐姐,美不美啊?」阿信全身乏力,
勉强伸臂环抱着小雄,却回答不出声音来了。


小雄让她稍作休息,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动,ji巴又抽cha起来。这回阿信要浪却也浪不起来,只是轻声的求饶,」
少爷……慢……点儿……「小屄毕竟还有一点儿痛,小雄就时快时慢的调整着速度,双手也到处抚弄来转移阿信痛
楚的注意力。阿信渐渐体力恢复,騒劲又上来了,主动摆起屁股挺扭,口中」嗯……哼……「呻吟着。


」哦……哦……深点儿……啊……好哥哥……「小雄知到她这时候要的是什么,猛的大起大落,ji巴毫不留情
的进出。


阿信不自主的收缩起小屄,她的小屄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大gui头传来酸麻的警告讯
号,小雄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ji巴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


阿信不知道小雄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屄儿中的ji巴像根火热的铁棒一样,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cha的自己
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情郎干脆把屄心cha穿,口中浪哼起来:」好哥……真舒服……你……cha死妹……啊……算了…
…啊……哦……我……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这叫声更要了小雄的命,精关一松,大
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she进阿信的身体深处。阿信被这阳精一烫一冲,花心又被大gui头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
騒水又纷纷洒出,同时到达高 chao,精水流满了床。


今天之所以kao屄的时间都不是很长,这次kao阿信是最长的才半个小时,小雄知道是因为和属下的职员偷情的刺
激所致。


俩人心满意足,互相搂着又亲又吻的,难分难舍。


【完】


上一篇:上了合租美女 下一篇:静悄悄的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