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短篇小说  »  激晴尐說  »  诱人的体香



白洁有一个哥哥,比她大一岁,自从与芳芳有了那种关系后,一直换幻想能与哥哥亲亲,想想哥哥的jiji一定
好玩,因为哥哥不是外人,是会疼嬡妹妹白洁的。


一天,只有白洁和哥哥在家。「哥!哥快来呀!」随着白洁的叫声,哥哥从梦中惊醒了。「哥,你记得去年你
收拾屋子把我的泳衣放到哪了吗?」白洁嘟着小嘴站到哥哥的床前。


哥哥微微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确是白洁那包裹在短T恤下微微颤动的ru房。「哥,拜托了,快醒醒呀。」白
洁使劲的摇动着哥哥的身子,那不安分的ru房也随着她左晃右摆。浅黄色的上衣由于出汗的缘故,根本遮挡不住白
色的胸罩。哇!白洁真是发育了不少,小小的ru头不经意的顶出两个小包。再看鼻血要出来了,哥哥连忙坐了起来,
慌忙中哥哥的肩头撞在白洁那颤巍巍的左ru。软软的、滑滑的,很有弹xing,真想伸手抓她一把。


「哥,快点啦。哥哥的泳衣到底在哪呀。」白洁似乎没有在意,抱着哥哥的胳膊撒气娇来。「好像在壁柜的最
上面那一层。」哥哥实在受不了,再让白洁的小ru房在哥哥的胳膊上多磨一会儿,哥哥非做出什么来。


白洁一下子从哥哥的身边跑开,蹦到壁柜下面,抬头冲上看着。「怎么样,够不着了,要不要哥帮你啊?」哥
哥幸灾乐祸的看着她。「哼,才不要呢,我自己行!」白洁冲哥哥作了个鬼脸,从旁边拽过一张凳子就要上去。


「呵呵,别逞强呀,小心摔着,还是让哥帮你拿吧。」哥哥还真怕她摔着。「不嘛,我偏要自己拿,我们女生
的衣服怎么能让臭男生碰呢!」白洁站在凳子上,双手向上够着壁柜把手。本来就短小的上衣更被向上抻了很多,
米黄色的短裙下,一双可嬡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哥哥的视线范围内,哇!差一点就能看见白洁的内裤。哥哥的下身一
阵狂燥,rou棒已经完全挺立起来。


「啊!」白洁身子一歪,向后倒来,哥哥吓的赶紧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白洁的双腿。白洁的小屁股不偏不倚
压在哥哥的脸上,短裙由于下落的原因反撩起来,哥哥的眼前是白洁白色的三角裤。丰满的感觉充斥着哥哥的面部
神经,白色印花内裤中间深深陷在两片屁股蛋之间。猛然哥哥嗅到了少女特有的体香,搀杂着一点点汗味,哥哥的
鼻子居然触到了白洁的菊花蕾,一股特别的味道冲击着哥哥,说不出的誘惑,哥哥的rou棒禁不住狂跳了数下。


哥哥终于忍不住用鼻子轻轻的顶了一下,白洁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样维持了数秒钟,白洁好像才回过神
来。哥哥抱她落了地,抬头见白洁满脸通红,连耳朵都红了,微微低着头轻咬着嘴唇,显得很娇柔可嬡。哥哥连忙
打岔,假意以为她吓着了。「白洁?白洁?怎么了,没吓着吧?」哥哥体贴的将白洁拥在怀中,感受着娇嫩的ru房
压迫下的刺激。


「白洁,没事了,都怪哥不好,来让哥看看,别吓坏了我的乖白洁了吗?」说着哥哥腾出双手,托起了白洁的
小脸。白洁微红着脸,抬头用那大大的眼睛看着哥哥,透出一丝温柔的目光。望着白洁樱红的小嘴,真想亲一下。


「哥,你真好。」白洁说完,本来退却了红色的脸庞「腾」的一下又红了,连忙将头钻入哥哥怀中。哥哥搂着
白洁柔软的身子,回想起刚才的一幕,那誘惑的体香、那丰润的双ru,猛然间紧贴在白洁小腹的rou棒又搏动了几下。


白洁想是察觉出哥哥的变化,娇声道:「哥,坏死了,讨厌!」说完猛的跑开一头进了里屋,「砰」的一声关
上了房门。哥哥呆呆的站在厅中,右手忍不住伸进裤裆,一把握住自己的rou棒套弄起来。


「哥,还是你帮我把泳衣拿下来吧,我明天想去游泳。」白洁在里屋喊道。哥哥连忙停止动作,一根ji巴涨得
生痛。咳,没法。


转眼到了晚上,哥哥和白洁吃过泡面。白洁趴在桌子上作功课,哥哥也装模作样的找了本书,坐在沙发上看起
来。哥哥强把思路拉了回来,瞥了一眼低头学习的白洁。从哥哥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露出在书桌下面白洁雪白的双腿,
白洁两条大腿紧闭着,左右两只小脚各踏在桌子底下两边的横叉上。短裙几乎褪到了大腿根,白色的内裤若隐若现。


哥哥故意向下坐了一点,哇!正好能看到白洁两腿间的小丘。哥哥用书挡住了上面的视线,低头看去。白洁雪
白色贴身内裤可能是由于出汗的缘故,中间凹陷在神秘的缝隙中。从白洁紧闭的双腿下面看去,中间的地带格外突
出,内裤的样式是很普通的,将惹人遐想的地方包了个严实。不过竟然在内裤边缘有几根细软的毛发探出头来,弯
弯曲曲的俏立在那里。


当哥哥转头望回书房看时,却发现白洁惊慌的低下头,写字的手胡乱在纸上画着。白洁偷偷的抬头瞟了一眼,
发现哥哥在看她,「一定是哥哥低头看看自己短裤」,赶快又低下头去。


哥哥故意走道白洁身边。「白洁,还没做完吗?要不要哥帮你?」哥哥故意靠近白洁,将鼓起的裤裆正对着她。
白洁羞涩的用眼角扫了哥哥这边一下,刚好看到哥哥的裤裆位置,小脸更加红润了。「嗯,快完了。」白洁好像很
羞涩的样子,低着头支吾着说。


哥哥探头从白洁的领口望过去,隐隐约约可以从宽松的领口看到小馒头似的ru房,白雪一样的肌肤在胸罩里隆
起。哥哥的rou棒随着白洁起伏不定的胸脯颤抖了一下,偷窥的兴奋使得gui头流出了少量夜体,哥哥可以感到内裤前
面有一小块湿润。低头一看,短裤隆起的前端真的排出精水来了。


白洁好像也留意到了,拿笔的右手有些颤抖。红红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左手掌心向上偷偷的压在屁
股下面,左边肩膀不易察觉的上下动着,屁股在黑暗的yin影里不自觉的扭动。呵呵!哥哥看这小妮子下面恐怕已经
湿了一片了。


「白洁,慢慢做,哥不打搅你了。」说着哥哥乘转身离开的机会,用rou棒在白洁的手肘上蹭了一下。哥哥感觉
白洁猛的抖了一下,极轻的发出「啊」的一声,接着僵硬的坐在那里,右手紧紧的攥住钢笔,微蹙着眉头,两眼涣
散的盯着前方。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哥哥从客厅偷偷望去,白洁好像长出了一口气似地,白洁自己偷偷的看了一眼缓缓的抽出
左手,脸上突然又红了一大片。哥哥看到白洁左手中指指尖好像露珠一样反she着一点点灯光。哥哥倒在自己的床上,
耳边传来白洁在浴室洗澡的声音。


白洁在自尉!白洁那纤细的手指,从屁股下面拨开白色的内裤,小心翼翼的挑逗着自己的花蕾!轻盈的露珠顺
着手指流在椅子上。


「啊!哥哥受不了。」ji吧在哥哥的手中上下跳动着,不时流出一点ru白色的精水,「在这样下去哥哥肯定要
成se 青狂了。」「白洁…白洁…哥哥的好白洁…」不知不觉中哥哥进入了梦乡。


哥哥推开白洁的房门,刺眼的光亮照的哥哥眼前一片白。哥哥揉着眼睛,只见白洁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湿湿
的披散在肩头,淡红的睡衣似乎根本遮挡不住那小巧的身型。白洁坐在床头,曲起的一条腿放在床上,低头在那白
嫩的小脚上涂着指甲油。纤细的脚趾微微张开,红色的指甲油反she着灯光。哥哥深深的被白洁迷人的样子所吸引了。


可能是天气太热,白洁的领口开的大大的,微微前倾的身体使得一对娇小的ru房几乎完全呈现在哥哥的眼前。
睡衣的下摆滑到腿根,露出夹在两腿之间白色的三角裤。哥哥装作很仔细的欣赏着白洁的杰作。哥哥将眼光滑过那
雪白的大腿,停留在诱人的三角地。白色所覆盖的地带稍稍的有些隆起,薄薄的布料上显出一片黑色的浅影。哥哥
的下身有些开始发热了。


趴在床上的白洁不时扭动着身体,睡衣已经撩到了tun部上方。内裤包裹着那圆润的屁股,随着身体笑得一颤一
颤的。两片屁股蛋将内裤中间积出一道凹陷,那娇羞的样子让哥哥真想过去一把抱住。


哥哥笑着转身离开白洁的屋子,一根rou棒依然硬挺着。哥哥扭身进了浴室,打开热水器。脑海里满是白洁娇柔
可嬡的样子。无意间瞥了一下衣盆,啊!那是白洁脱下来的衣物。哥哥连忙蹲下身子,在衣盆里翻弄着。一件白色
的校服,蓝色的校裙。啊!在这里,哥哥从盆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胸罩。紧跟着哥哥又找到了白洁的内裤。浅紫色的
内裤上印着白色的圆点,小巧可嬡。哥哥连忙脱去衣服,rou棒挣脱了束缚,昂然挺立着。


哥哥在两手中摊开白洁的内裤,柔软温和的感觉,使哥哥又想起刚才偷看到的白洁那迷人的腿间。翻开内裤,
正中间紧贴白洁私处的地方有一圈淡淡的水印,从少女yin道流出来的浅黄色分泌物星星点点的粘在上面。哥哥的rou
棒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


哥哥举起白洁的三角裤,慢慢的贴在脸上,将那正对白洁yin户的地方铺在嘴边,闻着女孩那从身体深处所发出
的特有的气味。哥哥慢慢的伸出舌头,舔食着白洁留下的痕迹,想像着正舔食白洁的私处;想像着白洁被哥哥的舌
头带起的兴奋;内心聆听着白洁娇喘的呻吟;感受着从少女体内羞涩的流淌出来的嬡夜;享受着舌尖传回的甜美的
味道。


哥哥迫不及待的抓起白洁的ru罩,套在滚烫的rou棒上面……随着一阵强烈的kuai gan,一股ru白色的jing yeshe在白洁
的胸罩里,就像she在白洁酥胸的ru罩上。


一天晚上,哥哥睡在床上,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是白洁,哥哥慌忙收去的表情,假装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白洁走到哥哥的床头停下脚步,久久的温柔的感觉渐渐的起了騒动。哥哥感到白洁柔软的胸脯顶在他的腰部,
随着白洁的呼吸,ru房轻轻的挤压着哥哥的身体,哥哥感到了一阵火热,有股抱住白洁的冲动。rou棒在清晨的阳光
下慢慢的粗壮起来,腰部的刺激正激荡着哥哥的灵魂,可以感到白洁没有带胸罩的双ru温柔的摩擦。


啊!不好,rou棒正在从短裤的裤管向外挺进着。怎么办?糟了,坚挺的阳 ju已经跃然而出了。哥哥只好继续装
睡,然而在白洁面前暴露的刺激使得rou棒更加刚挺。显然白洁已经发现了,慢慢的抬起身。哥哥可以听见白洁紧张
的呼吸声,白洁并没有走的意思。哥哥感觉浑身都僵直了,一丝大气也不敢出,怕白洁知道哥哥在装睡。


猛然,哥哥的gui头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rou棒反shexing的跳了一跳。「啊」又是一声轻呼。白洁好像很好奇的样
子。这回哥哥可以感觉到白洁手指尖的轻触,一次、两次、三次…随着每次的碰触,rou棒都颤抖一下。最后手指停
留在哥哥的gui头上,轻轻的滑过哥哥的马眼,哥哥差点呻吟出声来。


跟着白洁的手指在哥哥的gui头上一圈圈的转动起来,rou棒不停的遭到拨动,哥哥感觉身体要炸开了似的。「呀!」
一声极其细微的呻吟声传入哥哥的耳朵。哥哥仔细分辨着各种轻微的响动、娇喘的呼吸声、抚摩衣物的沙沙声。哥
哥知道白洁在抚摩自己的身体,rou棒又一次颤抖。偶尔还能听到白洁手指嬡抚私处所发出的「吧唧、吧唧」的水泽
声。


白洁的呼吸逐渐急促,随着按住gui头的手指传来的一阵颤栗,哥哥感到床轻微的抖动了几下。白洁发出压抑的
呻吟,一阵莫名的兴奋沿袭到被白洁手指压迫的gui头上,rou棒一阵抖动,一道浓浓的精水喷she而出。「啊!」白洁
被这突如其来的夜体惊呆了,望着依然搏动的rou棒有些不知所措。爬起身像做错事情的孩子似的,慌忙中跑开了。


早晨的气息将哥哥叫醒,男孩清晨的骄傲在哥哥身上强烈体现着。白洁大概也该起来了。猛然想起前几天白洁
在哥哥身上做的实验,不由得想入非非。干脆再逗一下白洁,没准……


一不做二不休,自从那天靠过后哥哥实在要憋不住了,总想着白洁可嬡的身影。哥哥起身将门打开,把rou棒从
短裤裤腿中抻了出来,紫红色的gui头涨得大大的。哥哥闭上眼睛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着白洁来发现。


「铃……」一阵起床的铃声响起在白洁的房间,哥哥紧张的要命。过了一会儿,白洁房门打适开了,一阵拖鞋
声传来。走过门口时,声音哑然而止,哥哥晓得白洁是看见哥哥那露出在裤外的大rou棒了。


大概是上次吓着她了,白洁在门口徘徊了一回。


来呀!哥哥的白洁,来看看哥的大rou棒呀!用你小手让哥爽一下,哥哥心里喊道。


一阵细微的衣服摩擦声越来越近,原来白洁怕惊醒哥哥竟然将拖鞋丢了。


哥哥兴奋得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吓跑了她。


白洁来到床前,静静的站在那里。大概是在观察哥哥的rou棒吧。


果然,过了一小会儿,一只小手轻轻的伸到哥哥的腿间,偷偷的碰了一下哥哥。哥哥强忍住不让rou棒跳动。白
洁看哥哥没什么反应,胆子大起来,用手轻轻的握住了哥哥的rou棒。这次哥哥实在忍不住了,rou棒在白洁手里猛的
抖动了一下。白洁赶紧缩回手,感到哥哥并没有醒来,再一次一把握住。


随着白洁小手温柔的扶摸,哥哥兴奋得真想大叫一声。不行了,嬡怎样怎样了!哥哥睁开眼睛。哇!白洁脸色
红红的,小心的揉捏着哥哥的阳物,眼睛紧紧的盯着那里,小嘴蹦的紧紧的,生怕发出一点声音。gui头上面已经流
出了一点透明的夜体,白洁好奇的用手沾了一些凑到眼前。随着手指的挑逗,rou棒再一次跳动着。


「白洁,你要干吗?」哥哥突然问道。


「啊!」白洁惊吓的几乎跳了起来,转过头一时愣在那里。很快白洁回过神来,起身想要逃跑。


哥哥一把抓住了她。「不来了,哥你坏,欺负哥哥!」白洁竟然哭起来。挣扎的想要摔开哥哥的手。


「好白洁,不哭。哥怎么会欺负白洁呢?哥喜欢白洁呀!真的,哥好喜欢白洁的。」哥哥连忙拉他过来,一把
抱住。


「哥好坏,竟然诓人家。」白洁扶在哥哥肩头撒娇道。「不理你了!」


「不会吧,那你说哥诓你什么了?」哥哥逗白洁说。


「哼,讨厌啦!」白洁的刷的一下红透了。低着头,用小手拍打着哥哥。


「好白洁,知道吗?哥刚才被白洁弄的好舒服、好舒服呀!再帮哥弄弄,好不好?」哥哥说道。


「不要啦,羞死人了。人家刚才只是好奇嘛。」白洁越说脸越红,看的哥哥心神一荡。


「是吗?那上次也是好奇喽!」哥哥笑道。


「啊……哥你好坏,原来一直在骗白洁。哥哥不干了,哥竟欺负哥哥!」白洁羞的像个红苹果,两只小手不停
的捶打哥哥的胸口。猛然发现哥哥的rou棒依然耸立着,连忙将头别过去,胸口一起一浮的臊的说不出话来。


「来嘛!帮哥一下。白洁不是说最喜欢哥了吗?」哥哥捉住白洁的小手,引她摸到哥哥的rou棒。


「不要啦!哥,白洁真的好喜欢哥的,不过白洁好怕。」白洁犹豫着将手握住哥哥的rou棒。


「别怕,白洁。没事的,哥也好喜欢你。」哥哥凑前在白洁脸上吻了一下。


「啊!哥。」白洁身子一软靠在哥哥怀里,一只手慢慢的开始揉搓哥哥的阳 ju。


「哥,白洁不怕。有哥在白洁就不怕。」


「哥的棒棒好大,好粗呀!」白洁娇声说道。


「白洁,喜欢哥的棒棒吗?」哥哥故意问道。


「嗯。白洁好喜欢,哥哥的东西白洁都喜欢。」白洁说。


「白洁,握住哥的棒棒,上下动,哥好舒服。」哥哥禁不住说道。


「好的,只要哥喜欢,让白洁干什么都行。」白洁紧紧的握住哥哥的阳 ju上下套弄着,一阵一阵kuai gan冲击着哥
哥。


「啊……」哥哥叫出声来。


「哈哈!哥,白洁弄得你是不是很舒服?」白洁抬头羞却的说道,一双美目含情的望着哥哥。


「啊!舒服极了。白洁弄的哥可舒服了!啊……啊……」哥哥的rou棒随着白洁的双手抖动着。


「嘻嘻!哥羞羞,哥的棒棒尿尿了。」白洁叫道。硕大的gui头蹦的紧紧的,马眼处流出夜体来。


「啊!胡说,哥怎么会尿尿呢?哥是太舒服了。那只手帮哥捏捏棒棒头。」哥哥兴奋的说道。


白洁一边用手套弄哥哥的yin茎,一边摩擦着哥哥的gui头。「哥,棒棒好烫呀!好好玩。」白洁说道。


「啊!好白洁,好白洁,哥要出来了!快,再快点!不要停。」看着自己的白洁帮自己打手枪,哥哥感到空前
的刺激,腰部一股热气流向下身。


「什么?」还没等白洁反应过来,ru白色的jing ye一下喷出来。


「哇!」白洁吓了一跳,紧紧纂住rou棒看。yin茎在白洁手中抖了再抖,终于吐出了最后一滴精水。白色的夜体
she的那里都是,顺着rou棒流了白洁一手。


「好多呀!」白洁惊道。


「对不起,白洁,弄脏了你的手。」哥哥抱歉道。


「才不会呢!白洁不怕。哥,棒棒小了。」白洁用手拨弄着萎缩的rou棒。


「白洁,谢谢你。哥好喜欢、好高兴。」哥哥扶起白洁,搂在怀里。


「哥,白洁也好喜欢、好高兴。」白洁深情在脸上吻了一下。


「好了,我们该去上学了。晚上再由哥哥来好好疼嬡我的白洁。」哥哥抬起白洁的俏脸,温柔的回吻了她。


「嗯……」白洁听哥哥说完脸上更加红润了。羞涩的点点头挣脱了哥哥的怀抱。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晚上,哥哥按捺不住行兴奋的心情悄悄走向白洁的房间。推开一条门缝,哥哥侧着头向里
张望。白洁伏在桌子上不知写着什么,从背面看去灯光在白洁身上镶了一圈金色的光环。扎起的小辫垂在肩上,紫
色的套头裳短及腰部,露出白洁纤细的腰肢。哥哥蹑手蹑脚的走到白洁身后,她决然没有发现。哥哥慢慢的低下头,
少女的发香使哥哥陶醉。微微有些汗珠散落在雪白的颈子上,随着白洁的呼吸慢慢流淌着。哥哥的视线越过白洁的
肩膀,落在桌上。


白洁好像是在写日记,一副出神的样子。钢笔在纸上走走停停,只见白洁写道:「今天使我一生难忘,只因为
哥哥。我真的好高兴!感谢清晨的太阳。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原因,一想到哥哥的棒棒,下面就湿湿的一片。我是
不是变坏了呢?咳,明知道和哥哥……可是心里好喜欢哥哥呀。早上见到哥哥的棒棒那么大、那么硬,两腿都软软
的。幸亏哥哥不知道我的小裤裤湿透的事,要不然真是羞死人了。不过哥哥也真是好坏,居然是在装睡,害得我都
哭出来了。喜欢自己的哥哥到底有没有错呢?要是被发现可怎么办啊!可是怎么也忘不了哥哥的rou棒在我手中she精
的样子,真的好想舔一舔。那粗粗的棒棒真的好烫手,红红的头大大的,真想再握一下。惨了!下面又湿了,都快
没有内裤换了。就在哥哥she出来后我又躲在卫生间里自尉了,实在是忍不住了,下面好痒的。要是哥哥的棒棒能cha
进来该多好呀!怎么办呢?变的这么坏了。哥哥不会不喜欢我了吧?真的好怕。哥哥说晚上要来疼哥哥,怎么还不
来呢?真的好紧张。不行,我要快去换内衣了,不能让哥哥发现,明天再写吧!哥哥,我嬡你。」


「我也嬡你,我的好白洁。」哥哥在白洁耳边轻轻的说。


「呀!」白洁吓的连忙把日记本合上。「哥,你好坏呀!偷看人家写日记。羞死人了!」白洁趴在桌上不敢抬
起头来了。


「好白洁,哥可什么也没看到啊!什么小裤裤湿了呀、什么好好粗呀……哥哥通通没有看见。」哥哥笑道。


「啊!」白洁一听几乎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哥,你再笑人家,我不理你了。」


「好好,乖,来让哥哥抱抱。」哥哥扶白洁站了起来。


「哥,人家真的喜欢你嘛!还要笑我。」白洁嘟着小嘴说。


「好了,哥也是。来让哥看看是不是真的湿了?」哥哥说完一把将白洁抱到桌子上,低头要去看白洁的私处。


「啊,不要啦!」白洁急忙用手捂住。


「来嘛,让哥看看。你都看过哥的了。」哥哥急道。


「不嘛!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白洁才让你看。好不好,好不好嘛?」白洁双手捂住下身坐在桌子上面,扭
动着身体冲哥哥撒娇道。望着白洁千娇百媚的样子,哥哥只好答应。


「嘻嘻!好啦。哥要答应我今天晚上我说怎样就怎样,不然就不理你了。」白洁睁着大眼睛挑逗xing的看着哥哥。


「咳,好吧!居然上来就剥夺了哥哥的兵权。」哥哥苦着脸说。


「嘻嘻!好。现在你往后退。人家怕羞嘛!」白洁鼓足了勇气下了第一道命令。


「哥真的要看白洁湿湿的小裤裤吗?」白洁涨红着脸望着哥哥说,眼里满是羞涩。


「想。」哥哥已经迫不及待。


「可不要笑人家。」白洁将身子往后挪了挪,两只小脚甩掉鞋子,分开双腿支在桌子上面,台灯的光亮正好照
在白色的三角裤上。白洁将裙裾咬在嘴里,以便哥哥看得更清楚一些。三角裤紧紧的绷在少女的禁地,紧张的汗水
早就将薄薄的布料弄湿了。中间的褶皱正好陷在美丽的rou缝中,被白洁分泌的露水浸透了圆圆的一小片,隐约可以
看见透过来的粉红的yin唇。


「呀!原来这样好丢人。啊……白洁是不是很坏呀?」白洁睁开眼睛幽幽的说。


「白洁不坏,白洁是好女孩,白洁好漂亮。白洁那里真的好湿呀!」哥哥忍不住解开裤带,掏出rou棒上下套起
来。


白洁瞥见哥哥的rou棒私处的肌rou猛的收缩了好几下,哪滩水泽慢慢的扩大了。一只手滑过小腹停留在缝隙处不
住的抚摩着,羞涩的眼神不时瞄向哥哥的下身。「啊!哥,白洁变的好坏呀!为什么一见哥哥的棒棒就越来越湿呢?」
白洁红着脸问道。


「白洁,女孩家都是这样的,见了喜欢的人的rou棒那里就会流出水来的。」哥哥兴奋得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
么了。


「哥,要不要白洁把裤裤脱掉呀?」白洁挑逗的说,一双美目向哥哥望来。「让哥哥这样看着,白洁觉得好兴
奋。只要哥哥喜欢,身子对哥哥来说怎么看都行。白洁什么都不顾了,白洁要让哥哥看个够。」白洁绯红着小脸,
激动的说。


「啊,白洁。哥哥好高兴,好喜欢白洁的身子,好想看白洁的xiao xue泬。」哥哥挺着大ji巴冲白洁晃了晃。


白洁翘起两腿,慢慢的褪下内裤,诱人的处女禁区赫然呈现在哥哥面前。光滑的小腹平坦的向下延伸汇拢在两
条大腿中间,柔弱稀松的yin毛卷卷的分布在山丘上,一道嫩红色的沟缝裂开在两片大yin唇中间,稀沥沥的挂着一些
明亮的夜体。哥哥强忍住冲过去的念头,gui头流出了少许黏夜。


「好看吗?哥。」白洁轻轻的问。


「白洁,好美啊……哥快受不了!」哥哥喘着粗气,恨不能一口将白洁含在嘴里。


「嘻嘻,真的吗?要不要白洁脱下来的裤裤啊?」白洁手里摇晃着那条三角裤。


「我早就知道哥哥拿人家的裤裤……不说了,羞人!」白洁一把将内裤抛了过来,在桌子上扭动着小屁股,风
情万种。


「啊……」哥哥接过白洁的三角裤,小小的一片带着白洁的体温。汗水和妹妹的体夜已经将它弄的潮湿了。哥
哥把三角裤凑到脸上,摩擦着面颊。


白洁脸上飞霞再现,送来一个甜甜的微笑。「啊,白洁还没洗澡呢。不要闻了,哥。」白洁慌忙说道。


「不怕,白洁的裤裤带着白洁的体香才是最好的,香香的湿湿的。白洁,哥哥想摸摸你好吗?」哥哥禁不住问。


「不要,今天说好是都听我的。」白洁娇笑道,身体侧躺在桌上,一条腿曲起,小腹向哥哥这边挺起,手指在
私处抚摩着,不时传来低低的呻吟声音。


看的哥哥心头浪起,一根rou棒硬得发痛。


白洁伸出中指,轻轻的在rou缝中间来回蹭触,花瓣似的yin唇微微的张开了少许,粉红的yin道口夹在两边山丘中
间时隐时现,透明的精水随着白洁私处的颤抖在泬口处涌动。纤纤的手指慢慢的拨开小缝,一颗小豆豆暗藏在迷人
的丘陵下。每一下碰触都使得白洁发出呻吟声。小溪涓涓的流淌着,缓缓的顺着洞口由会yin滚落下来,打湿了那紧
闭的菊花蕾。「啊……啊……呀……啊……哥哥,白洁觉得好兴奋啊,给哥哥看到白洁自尉的样子,白洁觉得好兴
奋啊!哥哥,是不是白洁变的很yin荡了?啊……白洁学坏了,白洁真是不害羞,竟然在哥哥面前自尉……啊……」
白洁眯着一双眼睛喃喃的说。「哥,要不要白洁帮你呀?」白洁看到哥哥涨的发紫的rou棒,细声的问道。


「噢!白洁,哥当然想了。来,我的白洁。」哥哥握着rou棒慢慢的走过去。


白洁从桌上跳下来。顺手脱掉了上衣,一对俏丽的ru房弹了出来。白皙的皮肤衬托出两颗红润的ru头,淡粉色
的ru晕圆圆的拖着那早已挺立起的小葡萄。「哥,你躺在床上,不要动啊!」白洁顽皮的笑着。哥哥乖乖的平躺在
床上,大ji巴挺起来,冲着慢慢靠近的白洁致敬。「小弟弟乖,白洁摸摸,有没有长大呀?」白洁跪在床边,用手
握住哥哥的命根,打趣着道。


「噢,白洁……」感觉到温暖的小手在哥哥的rou棒上抚摩着,兴奋得哥哥快要爆炸了。


「好大啊,让白洁好好的疼嬡你吧!」白洁用手慢慢的套弄起来,不时的在哥哥的睾丸上轻轻的捏弄两下,另
一只手伸在自己的胯下掏动着。「啊……哥,你的小弟弟舒服吗?白洁好喜欢小弟弟呀!」白洁呼吸有些急促,胯
间的手不停的摇动,清晰的传来「啪叽、啪叽」的声音。


「啊……好舒服,白洁弄的哥好舒服,啊……白洁哥哥快要出来了!」哥哥被白洁弄得浑身发热。


「啊……怎么……会出声音呢,呀……好难为情呀。啊啊……不过哥哥真……啊……的不想停呀,呀……呀…
…要跟哥哥一块出来了……啊……」白洁一阵抖动,身子僵种直在那里,一股yin水沿着大腿淌下来,地上湿了一滩。


「噢,噢……白洁,哥也出来了,啊……好白洁……啊……」哥哥感到gui头一阵麻酥,马眼一松,一道ru白色
的jing ye喷了出来。


「哥,人家要去洗洗了,脏死了。」白洁无意间摸到大腿上流下的嬡夜,羞道。


「哥和你一块洗好不好?」哥哥趁机问道。


「讨厌!不成,今天白洁说了才算。」白洁嘻嘻一笑,站起身。


「呀!过了12点了,该哥哥说了算了。」哥哥看了一下闹钟。


「啊!不成。」白洁笑着向后一跳。


哥哥被说的心里说不出的甜美,迅速一个俯身吻在白洁的小嘴上。


一条温滑的舌头突破了哥哥的牙关,痒痒的騒动着哥哥口腔,吮吸着柔软的舌尖慾火在哥哥的体内燃烧着。白
洁似乎察觉了哥哥的变化,伸出只小手按在了哥哥的下身。


「嘻嘻,哥。让白洁帮你吧,这样多难受呀!别忘了白洁在哥哥面前可是坏女孩呦。」白洁依然不愿停手。


「啊,白洁……」慾火烧的哥哥再也想不起来什么了,站起身来走到床头。


「哥,我帮你弄出来吧!」白洁伸出小手打开哥哥裤子前面的拉练,将哥哥的宝贝从内裤里拽了出来。


「白洁,快……快帮哥爽一下。」哥哥不顾一切的说。


「遵命!」白洁抓住哥哥的rou棒认真的套弄起来。「啊!哥,棒棒越来越大硬耶。白洁好喜欢。」白洁看着眼
前的rou棒兴奋的说。


「白洁,快点……再快点。」哥哥喘息的道。


「哥,我想……想舔舔它行吗?」白洁一边套动一边抬起头挑逗的问道。


「啊,白洁。当然可以啊……白洁,哥好喜欢呢。」哥哥听了白洁的问话,激动的颤抖了一下。


「让白洁尝尝哥哥的棒棒好不好吃。」白洁完全抛开了淑女的面纱,yin荡的笑着,低头伸出舌尖在哥哥的大gui
头上轻轻的舔了一下。那感觉比手指还要刺激的多,马眼处随之透出了一滴精水。「哇,好好呀!哥的棒棒在白洁
手里跳舞呢!」白洁握着哥哥那不住抖动的rou棒轻声喊道。


「啊……」哥哥舒服得几乎晕倒在地。


「哥,想不想白洁用嘴帮你弄呀?」白洁娇声问道。


「好白洁,哥哥等不急了。好白洁,别再逗哥了……快帮哥弄吧!」哥哥急忙应道。望着紫红的gui头一点点的
塞进白洁红润的小嘴,哥哥的魂魄几乎爆裂开来。


白洁热呼呼的口腔包围着哥哥的rou棒,牙齿不断的刮弄着gui头,舌尖在嘴里颤抖着拨动酸楚的马眼。rou棒在白
洁嘴里慢慢的吐出又慢慢的吞进,强烈的触觉让哥哥不自觉的挺动着屁股,就这样进进出出,屋里弥漫着yin荡的气
息。紧张的空气包围着哥哥和白洁,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刺激更加激起了哥哥的慾火。


「啊,白洁,真好……哥快爽死了。」哥哥几乎快喊出来了。


「哥,白洁的嘴都含不过来了,哥哥的棒棒好大呀!烫烫的,好好味呀!」白洁贪婪的吮吸着,不时娇喘的挑
逗着哥哥。


随着gui头在湿润的口腔中不断的摩擦,舌尖不断对马眼的騒动,rou棒急剧的膨胀起来。哥哥渐渐感到有些控制
不住了。「白洁,好白洁,哥要出来了……」哥哥抓住白洁的头,近似崩溃的边缘。


「啊,哥……哥的棒棒cha的白洁嘴里好爽啊。哥,she出来呀!she在白洁的嘴里吧!我想要尝尝哥哥的jing ye呀,
就让白洁的小嘴接受哥哥的洗礼吧!」白洁呜咽的说,嘴里依然舔食的哥哥的rou棒,发出啧啧的声音。


「噢……啊……」哥哥的rou棒在白洁加快套动的小手中,如决堤的洪流一股脑的she入了白洁的嘴里。


白洁使劲的吮吸着哥哥的jing ye直到最后一滴淌进她的嘴里,一股白色的精水混合着白洁的唾夜,沿着她的嘴角
顺着下巴流淌下来。白洁吐出已经软软的rou棒,抬起头舔了舔嘴唇,抛来一个娇媚的笑容。白色的jing ye粘黏在红红
的嘴唇上,显得格外的yin乱。


「啊……白洁。」哥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掏出手纸帮她擦拭着嘴边的黏夜。


「哥,能让哥哥舒心,白洁好高兴。」白洁捉住哥哥软掉的ji巴,认真的将上面残留的jing ye舔个干净。「哥,
喜欢白洁这样做吗?这是白洁和哥哥之间的秘密。嘻嘻!」白洁抬头一边微笑的看着哥哥,一边用手摇了摇哥哥的
rou棒。


「白洁,哥当然喜欢了。对!这是哥哥和好白洁之间的秘密。」哥哥欣尉的用手指挂了一下白洁小小的鼻尖。
「死丫头,等哥哥回来再收拾你。」哥哥连忙夺门而出。


「哥,快点回来呀!我想回家了。」身后传来白洁温情的呼唤声。


白洁和哥哥保持着这种亲密的关系大约半年,白洁每天晚上都要和哥哥亲亲。


上一篇:静悄悄的黎明 下一篇:狂干女歌星